東莞市雨成五金制品有限公司

聯系人:鄒先生

座機:86 0769 83668620

傳真:86 0769 83668623
地址:東莞市黃江鎮刁朗工業區金朗三街12號
大疆:讓無人機滲入農業植保産業鏈
大疆:讓無人機滲入農業植保産業鏈
出處:新華網更新時間:2017-08-30 22:12:38

摘要:無人機

去年初夏的一天,深圳像往年一樣經受著雷雨天氣的洗禮。在龍崗區梅坂大道附近的一幢低層建築內,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邁出了植保無人機全産業鏈布局的重要一步——全資子公司UTC慧飛無人機應用技術培訓中心正式成立。會場中,集體身著黑色圓領衫的首批慧飛學員們,興奮地舉著資格證書合影留念。

    這些被視爲“黃埔一期”的大疆飛手,之後很快分散到全國各地,如今,他們成爲大疆農業植保産業鏈上的“宣傳隊”和“播種機”。

    向社會輸送優秀的專業飛手

    成立無人機培訓機構的設想,早在去年3月發布首台MG-1農業植保機時,大疆方面就透露了一二。當時,精通葡語的大疆創新公關總監王帆在京表示,與消費級無人機用戶不同,農業植保機用戶需要綜合考慮産品質量、應用難度、使用成本與盈利前景等因素,每一項因素都會影響用戶的投資收益,因此,大疆不僅要爲用戶提供産品,還將搭建從技術、培訓、金融到售後的全産業服務體系。

    實際上,在民用無人機發展愈發迅猛、應用愈加廣泛的今天,各行各業對專業無人機飛手的需求也與日俱增,慧飛適時地站在了風口之上。根據相關研究報告公布的數據,截至2015年底,在測繪、電力、環保等行業無人機駕駛員的需求量就在5萬人左右,在航拍領域,單是全國電視台就有1萬多人需要考取無人機駕照,並且這個數字還在持續增長,而在同期,全國取得官方認證培訓資質的無人機駕駛員訓練機構只有57家,擁有無人機駕照的駕駛人員僅2000余人。

    在MG-1農業植保機全球發售後的第三個月,慧飛呱呱落地。在成立儀式上,培訓中心總經理徐華濱說:“隨著無人機被應用在更多的專業領域,專業飛手人數不足已成爲制約無人機行業成長的瓶頸。作爲行業領軍企業,大疆希望能破解這一難題。慧飛的誕生意味著大疆不僅能生産頂尖的無人機,也能向社會同步輸送優秀的專業飛手。”

    目前,慧飛培訓中心總部位于深圳,在北京、南京、重慶、濟甯等地設有分校,未來還將拓展到全國各主要城市。慧飛培訓中心總部校址配備數個多功能教室,以及超過1萬平方米的飛行訓練場地。截至去年年底,慧飛已培養出了120名教員,600名專業飛手。

    慧飛培訓中心副總經理朱林銳在接受《經濟參考報》采訪時表示,目前慧飛提供的培訓項目主要包括無人機基礎知識概論、MG-1植保無人機操作手法;飛行安全知識;常見的病蟲草害;無人機植保作業須知。“各地的飛手,通過大疆農業的微信平台,可以與植保隊進行溝通,再往後,還能通過慧飛官網的求職招聘平台、論壇版塊建立更加系統的合作交流平台。”朱林銳說,今年慧飛的目標是夯實基礎,優化課程,爲學員提供更多服務。

    對來自五湖四海的學員來說,前往深圳大疆的原動力,自然是無人機飛手這一新興工作崗位孕育的巨大商機,而培訓課程結束後提供的兩張認證證書,無疑增加了這次“求取真經”的含金量。

    慧飛的教學任務由專業技術人員和高校外聘專家承擔,相關考核由中國航空運輸協會通用航空分會,以及中國成人教育協會航空服務教育培訓專業委員會負責,前者是中國民航局主管的行業協會,後者是教育部直屬協會的專業分會。當慧飛學員通過考試後,兩家協會將爲學員頒發由它們共同認證的《無人駕駛航空器系統操作手合格證》,而慧飛培訓中心會爲學員頒發《學員合格證書》。

    目前,大疆農業植保機MG-1已在全世界多個國家銷售,升級版MG-1S也已推向市場。對慧飛來說,未來如何進行全球布局,也被提上議事日程。“全球化的問題,我們正在進行可行性評估,2017年可能會挑選幾個最合適的國外市場落地。”朱林銳接受《經濟參考報》書面采訪時表示,“在國外市場,我們首先了解該國家目前的監管政策,如有必要,將與合作夥伴一起與當地政府溝通,推進慧飛培訓落地。”

    開拓植保無人機市場“藍海”

    可以說,慧飛培訓中心並非單單爲了農業植保無人機市場而生,但這一領域從目前看的確受益最大。

    從實際需求和發展潛力出發,中國農業植保無人機市場可以稱爲一片新的“藍海”。目前,中國有20億畝耕地,但植保環節機械化水平最低,僅爲10%。在作物管理環節,與全球17%的耕地使用航空植保作業相比,中國航空植保率僅爲2%,無人機植保作業面積更是不到1%。陝西天翼通用航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冬華曾向《經濟參考報》坦言,中國農用無人機目前無法滿足巨大的市場需求,而國泰君安預測,“十三五”期間,農業植保無人機年均市場需求在300億元人民幣左右。

    不過,在大疆推出MG-1之前,國內無人機植保市場更接近于叫好不叫座的狀態,“城裏人踴躍圍觀,莊稼漢不敢出手”。 據估算,自2010年第一架商用植保無人機交付市場至2015年,國內植保無人機的保有量只有2000架。直到2016年,大疆推出搭載藥箱和噴灑系統的植保無人機MG-1並很快熱銷全國,才把植保無人機市場由一張牛皮真正做成了牛市。

    在消費級無人機領域積累了豐富經驗的大疆研發團隊,曾對農業植保機進行了多年研究與開發。大疆團隊認爲,植保機與航拍機最大的不同點在于應用場景。基于自身在無人機領域的實力,大疆農機研發團隊長期在田間測試、作業,確保農業植保機真正適應高強度、長時間、強腐蝕,以及多樣性的地形和作物。據說,市場開發人員還爲用戶算過一筆賬,保證飛手進入這一領域有利可圖。比如,湖南的作業價格爲每畝12到15元,每台無人機每天作業是300到500畝,電池加上飛機的使用成本在每畝2.5元左右,考慮到一套植保無人機的價格在6萬元左右,實際植保作業兩個月後估計可以回本。

    回想起來,如今已很難界定,在購買大疆植保無人機上,誰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當時,很多敢于嘗鮮的創業者,了解到大疆售賣農業植保機後,紛紛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進入無人機飛防植保領域。

    江蘇省鹽城東台市的張捷便是其中之一。他原先自己經營著一家傳統的農機公司,傳統農機自重大,遇黏土地機器下陷嚴重,而且無法在某些特殊地形進行作業,張捷不斷嘗試新的植保機械。2016年4月,張捷通過新聞了解到大疆推出的農業植保機MG-1,便購買了7台。購機以來,他在當地和另外兩支隊伍組成了“聚豐智飛”飛防聯盟,幫助當地農戶治理桑樹蟲害,給受毛毛蟲害的女貞苗木噴灑農藥,還爲種在小島上的水稻做植保等。

    統計顯示,大疆已在國內銷售出2500余台MG-1植保機,占2016年全國植保無人機銷量的70%以上,應用實例包括水稻、小麥、玉米等大田作物,茶葉、番茄、猕猴桃等經濟作物。

    從性能上看,MG-1實現了工業級的防塵、防水、防腐蝕,一體化內循環冷卻系統將電機壽命延長三倍以上,八軸動力系統令其在單臂故障時也可以正常降落。MG-1植保機每小時作業量可以達到40畝到60畝,作業效率是人工噴灑的40倍以上。2016年年底,大疆推出了叠代産品MG-1S,全面升級了飛控系統、環境感知系統與噴灑系統。

    當然,每一種新鮮事物的傳播與推廣,都需要時間、耐心與毅力,把産品做得“高大上”的大疆,爲了開拓農業植保市場,也需要“接地氣”和“走基層”。

    在市場團隊深入田間地頭與農戶、植保隊進行交流後,大疆發現了一系列挑戰:如何幫助無人機植保隊說服農民,消除對新鮮事物的恐懼心理,並讓他們了解無人機打藥防蟲的成本優勢;如何幫助農戶解決資金壓力,經濟上劃算、融資上安全地購置無人機,進行無人機植保作業;如何縮短維修周期,確保在短暫的作業季節中不因維修而誤工;如何解決飛手短缺問題,等等。這些切實的需求與願景,推動大疆和它的小夥伴們在農業植保市場中,嘗試著搭建一條完整的價值鏈。

    打造無人機全産業鏈

    大疆創新創立于2006年,總部設在深圳,目前在全球擁有約3000員工。第三方數據顯示,大疆創新目前在全球消費級無人機市場的份額約爲70%,過去10年銷售額增長超過100倍。還有報道稱,大疆2016年銷售額將達到100億元,同比增長60%。

    在美國商業雜志《快公司》2015年消費電子行業十大創新企業評選中,大疆作爲唯一一家中國企業,位列第三,前兩名分別爲谷歌和特斯拉。2016年,美國《時代》周刊將大疆之“禦”(Mavic)列爲當年全球25個最佳發明之一。

    大疆曾在公告中援引其創始人、首席執行官汪滔的話說,大疆成立至今,一直在思考應該如何不斷優化無人機操作體驗,“我們從未停止對産品從外觀到功能的更新叠代,希望看到大疆的産品能激發每位用戶的想象力和創造力。”

    大疆的創新之舉不僅在于技術本身,還在于整個價值鏈的打造之上。作爲培訓中心出現的慧飛解決了“人”的問題,成爲大疆打造無人機價值鏈、特別是行業級無人機的最後一塊拼圖。在此之前,大疆提供的無人機解決方案主要包括四方面內容:飛行平台、負載、操控軟件和服務。

    對一個門外漢來說,上述四個領域理解起來並不困難:

    飛行平台主要是執行各類飛行任務,包括機架、動力系統、飛控,以及相關的圖傳、避障、電池、地面站、通訊系統等。

    負載主要是指搭載在無人機上執行具體任務的設備,目前以光學負載爲主,需要配合雲台使用,如各類相機、紅外線鏡頭、多光譜傳感器等;也有非光學負載的,比如農用植保機的噴灑系統,電力巡線上用到的噴火設備,安防上會用到的喊話器、探照燈等。

    操控軟件是指無人機的操作系統,大疆把行業無人機的操控系統分爲飛行管理和數據處理兩部分。

    服務包括維修、系統集成、保險、租賃、二手設備交易等。

    農業植保無人機市場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案例,集産品、技術、服務、人員、金融等爲一體,可以很好地诠釋大疆價值鏈的戰略布局。

    大疆創新全球農機銷售總監曹楠說:“農業産業鏈上下遊長、關聯産業衆多。大疆希望與更多的植保服務商、土地承包商、金融公司和方方面面的合作夥伴共同工作,在植保服務等方面展開合作。”

    爲了改善植保無人機市場的生態環境,面對國內許多農戶希望進入植保領域但受困于培訓、資金不足的現實,大疆與合作夥伴共同推出了一系列金融服務項目,以此幫助用戶降低植保創業門檻。

    比如,大疆與衆安保險、“農分期”三方合作,推出農業植保機分期購買服務。大疆還與“農金圈”合作,爲農戶提供“植保服務分期付款”支持,還與“分期樂”合作,爲“分期樂”用戶提供慧飛無人機培訓學校的免息分期付款服務。

    此外,大疆將根據與蘇甯幫客、農田管家已達成的合作方案推進農業植保合作事宜。2017年,蘇甯幫客和農田管家將使用大疆農業植保機,完成不低于150萬畝次的飛防作業,爲至少1000名慧飛畢業學員提供就業機會。未來,大疆還將與第三方服務平台、農藥企業、金融企業等更多平台展開深度合作。

    “我們看到農村勞動力減少、人力成本攀升,以及農戶對于農作物病蟲害機械化管理的需求,大疆創新將農業植保機的銷售、服務下沉到各鄉、鎮、縣,通過打造智能化的生産工具,提高農戶的生産力,真正做到解決農民的作物管理問題,這也是我們2017年的小目標之一。”大疆說。

    ■記者手記

    一位大疆飛手的小目標

    □王婧 龍二

    從事了5年汽車銷售工作的董冬寅,在職業生涯中經曆過一段疲憊期,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和朋友談起了無人機。去年6月,他參加了大疆的慧飛無人機飛手培訓項目,畢業後成爲一名植保無人機飛手。如今,董冬寅已在安徽、湖南、江蘇和江西多地進行過無人機植保作業。談到2017年,而立之年的他准備組建自己的飛手團隊,他對這個新興行業的發展充滿了信心。

    董冬寅是安徽安慶人,出生于農村,對于農事的了解,令他最終決定選擇無人機植保行業。據他介紹,相對于入行航空、鐵路和船舶等行業動辄數萬元的培訓花費,大疆無人機的基本培訓費用約爲6000元左右,總共不超過1萬元。

    接受培訓後,董冬寅作爲一名飛手,主要以飛手聯盟的形式進行工作,即有任務時飛手便組成團隊按照工作量獲取報酬,沒有任務時團隊便會解散。董冬寅認爲,這種方式令飛手十分自由,同時這也符合農業生産的規律。他介紹說,如果按照每天200至300畝的作業量,每月20多天的工作量計算,月收入可以達到萬元,如果組建自己的團隊收入還會更高。對于飛手的工作強度,董冬寅認爲,“稍微能吃一點兒苦的人都能接受”。

    談及最初入行時的感受,董冬寅表示,內心還是十分忐忑不安的。現在,他對無人機植保行業充滿了信心,“心早已放到了肚子裏”。他說,經過早期聯系,今年的業務已經有了著落。

    同時,董冬寅還准備在今年組建自己的團隊進行創業。他的計劃是,今年年底前組建擁有4台無人機的8人團隊,明年年底前,團隊無人機的規模擴大至10至15台。董冬寅坦言,如果組建團隊,肯定會采購大疆新一代農業植保機。

    作爲一個身處一線的飛手,他認爲,目前制約無人機植保市場發展的瓶頸之一,是很多農戶還不了解無人機植保的原理,對其效果心存疑慮,處于觀望狀態;另一方面,無人機植保行業也是剛剛步入正軌,相關企業也不多,整個行業還處在摸索階段。

    董冬寅沒有否認大疆整條價值鏈對他産生的黏性作用。在他看來,目前市場上的無人機産品也很多,2017年市場競爭會很激烈,但大疆將在推動行業發展與整合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他說,大疆爲飛手們提供了培訓、技術和金融等多方面的支持,尤其是後期的跟蹤了解和技術支持方面,一旦無人機出現問題,大疆的技術人員會很快幫助解決。在金融方面,大疆提供的保障險也會在無人機發生硬件問題或者事故後提供資金保障。

    談到自己對未來無人機性能上的期望,董冬寅表示,從自身的操作經驗出發,避免事故和失控,以及保持無人機的飛行穩定性最爲重要,他希望無人機的避障功能可以進一步改善。他還希望無人機的載藥量可以在10升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升,電池的續航時間也自然是越長越好。據介紹,目前一台植保機作業時每塊電池續航時間大概爲15分鍾,需要8至10塊電池輪番充電更換,而一塊電池的成本爲2000元左右。


返回打印   
上一條:Nothing!
下一條:銅螺絲的形式
版權所有 © ,東莞市雨成五金制品有限公司

地址:東莞市黃江鎮刁朗工業區金朗三街12號

聯系人鄒先生 
電話:86 0769 83668620 傳真:0769 83668623 
網址:http:// www.smknaka.com